瑾冽少爷

瓶邪白月光/稻米/李易峰/沉迷妖扬边大的声色/翼之声/大一医学生小渣渣

『瓶邪』眼前月是心上人

/是第一次离开家过中秋节的产物

/ooc一发完



今天是中秋节。

吴邪看了看罐子里盘桓着的蛇,决定出屋门透透气。他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掏出一支有些褶皱的烟,并没太在意,把烟捋顺点上。

这已经是吴邪不知道第几个陷在错综复杂的迷局里的节日了。他没什么太多想家的感觉,倚在门框上吞吐烟圈。

今年的中秋节意外地下了雨,淅淅沥沥地一整天都没放晴。吴邪放风这阵子正是绵绵小雨,雨线沿着屋檐的瓦断断续续在吴邪面前飘落,随着风崩了些雨水在吴邪脸上身上。昏暗的天空中布满阴云,死死地挡住了本该挂在天上的圆月。

吴邪恍恍惚惚地,眼前弥漫的水雾被一阵风吹出了人形。是那个在雪山背着刀决绝离开的年轻人,雨幕里在用背影跟他说,再见,你追不上我。



“今天进展不错。”黑瞎子看吴邪放空自己,见怪不怪道,“今年还是没联系家里?”

“没必要。他们都年纪大了,受不住问候。”吴邪淡淡地道。

“没多少日子啦,吴邪。”黑瞎子抻了个懒腰,笑得邪魅。

吴邪撇了一眼瞎子墨镜上反射出的自己。眼底一团黑,脸颊消瘦地过分,活像一//毒//瘾//分子。

吴邪失笑。

这样的日子还有多久?三年五年,或是更远?万一……万一他是在骗人呢?

吴邪失笑,从嘴角缓缓勾起笑意,越笑越凶,到最后直接放声大笑,表情却苦涩至极。

“哈哈哈哈……的确……”吴邪顿了顿,压抑了自己想笑的欲望,收了嘴角道,“没多少日子啦……”

黑瞎子看了看他,推了推自己的墨镜,伸手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个包装皱皱巴巴的桃李月饼,递给吴邪。

“中秋节快乐。”

吴邪轻蔑地看了看他,然后一只手接了过来,把玩着。是传统的北方五仁月饼,几块钱一个的那种。

“怎么,嫌不好啊?”瞎子拍了一下吴邪的肩,“有就不错了,我可没地方去给你找什么鲜肉的什么玫瑰的苏式月饼去。”

“没,没有不好。

很好。”

他以前,应该在中秋节有这样一块月饼就很好了吧。那我现在也是了。


fin.

中秋快乐大家

我……也快乐


又是无病呻吟的废话(建议绕过

我终于要去大学报道了,今天是在沈阳的最后一晚。心里说不上多难受叭,就是很茫然,很空。

我不知道未来的方向会指向哪里,不知道以后的生活会是怎样,不知道如何面对新的城市、新的学校,不知道如何度过人们嘴上最劳累的临床本科五年。

我是一个挺怂的人,怂且要面子,且软弱。我不敢在其他平台上发这些话,因为三次认识我的人太多。

我从杭州回来之后,经历了稻米节的兴奋之后,陷入了一种很奇怪的状态。我焦虑身边的每一件事,无论远近,从父母每日的吵架到毕业考研的选择。

虽然我知道,我这样实在太丧气。

搬了新家之后我的床头一直放着一把匕首。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我就想放着它,把玩它,拿起来在自己身上比划。但我清楚的知道自己不想伤害自己。


就像许多人一样,我沉迷磕cp,文笔不好但是跃跃欲试,灵感不多,表达不准。我把自己最阳光的一面给所有人看,把对世界的抱怨吞下去给自己听。

可能许多人都会经历这些,这就是生活,这就是普通人。可我还是想说出来。


感谢那些一直鼓励小渣渣我的那些小可爱们,感谢看到这里的你。谢谢你们听我废话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

比心,让我们一起面对明天的新生活叭。


八一七过去了我也离开杭州了

现在又开始伤心了😭

我好舍不得三叔舍不得妖扬舍不得小姐妹们啊!

看视频都不能续命辽

笑着笑着哇得哭出来😭😭😭

我好想你们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真的不行了啊啊啊啊啊awsl
我最后合照之后喊了妖扬一声他听见了看了一眼我的方向啊啊啊啊啊!

最后出场家人们一步一句口号好暖!

第十五年了!
新年快乐!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死了!!!

妖扬好高好好看声音好温柔啊!
我怕不是活在梦里啊啊啊啊啊!

扬扬!我好了!